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2期 > 清风兮,古风兮?---------------------作者:楚山

清风兮,古风兮?---------------------作者:楚山

[更新时间]2009-07-17 12:12:45 [字数]3094[作者]

清风兮,古风兮

           ——记曲涧清风 

作者:楚山

 

所有的玫瑰都不能永远盛开/也没有一朵朝霞/可以永葆梦幻色彩/恋人请你一定要/在我的红颜凋谢之前回来。据我所知,清风的恋人至今还没有回来,所以他还在孤独地以这种凄婉的语调吟唱,并且吟唱了许多,许久。

想为清风写一篇评论的想法在几个月前就有了,但是由于纷至沓来的事情把这个想法一次次地往后推。其实,除了事务纷繁之外,我迟迟没有下笔的原因还是我无法找到一种合适的姿态来评论这位孤独的吟者。

当清风把他的集子《情冢诗魂》传给我时,我一愣,不由心生感概:清风,不应该是生命的荒原,至多也只是暂时爱恋的荒原罢了,但愿你没有陷入某种无法自拔的悲境中。打开集子,我看到的却是他对生命对爱情热烈的咏叹,对生活的赞歌,我心释然。

据我所知,清风所生存的环境如我一样并不是很乐观。当然,这是以一种世俗的观念去理解的,如果换一种心态剔除一些物质的欲望,少些都市霓虹的向往,这偏远山村的环境倒也适合于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

一部诗集,共计四万八千多字,厚达两百页!这对于诗来讲是怎样的一种厚度呢?

 

《九月的苍凉和风情》

 

九月的云朵,是一件单薄的衣裳,

挡不住流火星远去后,

漫山遍野的苍凉。

我的九月,只有雨水,

只有游子潸然而下的清泪,

一遍遍击打着老屋灰白的脊梁。

 

朝南的窗户半开着,

轻轻撩起黄昏一帘忧伤的秋梦。

我看见远方的姑娘,

我钟情的火焰,漫步在草水河畔,

她的脸庞比秋天更寂寞,

歌声比炊烟更让人心驰神往。

 

我清瘦的花园里,

知了也沉默了。

目送海棠花随西风和雁群,

踏上回家的路。

我的心,是一座小小的

秋意正浓的城。

我们看见,一位孤独的歌者在江南的烟雨中为某位梦中伊人时而浅唱低吟,时而引吭高歌。这就是他“曾经无数次倚着梦的篱笆 眺望 /蜿蜒的河流带来蟋蟀多泪的歌吟/和村庄外蓝色的晨曦”所作,我有时甚至会担心,他这种如济慈笔下的《夜茑》般泣血的吟唱,这种淋漓尽致地表达,会不会过多地消耗他生命的色彩和精力?且看:

 

《血泪恋歌》

 

题记:如果我来到这人间就是为了找寻你,并在最后的时刻陪你悄悄地离去!我将千次万次地感谢命运!感谢她对我的眷恋与安排!

 

(一)

我看见大朵大朵的桃花在我心房凋零

生命之树上的凄美火焰也正逐枚逐枚熄灭

你奉献的爱情和诗歌

是我此生认识的最伟大奇迹

可是你带来的春天为何面色如此苍白

 

当海浪带去了我的躯体

我心爱的恋人

请别在沙滩上孤独的徘徊哭泣

我不会忘记我是谁这一生最心疼的女子

苦涩的风送来人鱼悠扬的歌声

那是她们在远方向你诉说

诉说我的真情和对你至死不渝的爱

只要明月不忘光临你挂满风铃的小窗

从以太空为底色的梦魂深处

我还会捧着我的祈祷和祝福

----向你风情万种地走来!

 

(二)

可是----你何以忍心

想像一个男子在河畔的月色中掩面而泣

他的思念随着风会飘到很远

可是再也飘不到你的怀抱

他的眼泪附着水会沉得很深

可是再也沉不到你的心间

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陪你做

比如很早就计划好了的一次远行

一幢依山靠水的小木屋

有萱草和蔷薇环绕,桃林相伴

一部才写下序言的爱情长诗……

 

可是如果生命当真如夏花炫烂,蝉翼脆溥

如果我余下的空白诗笺全要由悲怆续写

那请让我陪你作别星辰月亮作别彩虹太阳

然后让我们牵牢彼此的手

走向一个尚不知悲哀为何物的年代……

读清风的诗,我很多时候如同行走在中世纪那些浪漫主义诗人的字里行间,如读雪莱,读华兹华斯,读拜伦,迥然是一位中国的湖畔派诗人。他的笔调下,没有使用太多的技巧,而是用最诚挚的曲调热烈地咏叹,高声地歌唱。

读清风的诗,就如在听一曲曲苍凉的萨克斯,就如在赏一幅幅唯美的画卷,那里面时不时有一段凄美的旋律让你心潮涌动,时不时有一些或凝固的雕塑或飘逸的飞天让你驻足欣赏。

当然,一位诗人,或者说一个作者,不能把所有的情绪都溶入个人的情感之中,一位真正的作者是要以时代以社会为背景进行创作的,要更多观测社会,并审视自己的灵魂。那么,清风眼中的世界又是如何的呢?

 

《矿难》

 

大山一样沉默寡言

泥土一样平凡卑微

生命散落在冰冷的煤块间

只有一双双漆黑的手直伸着

仿佛渴望撕裂夜色的枯枝

 

从地狱里采摘温暖和光明的手

现在只想从地底下伸出来

伸进亲人的眸子,伸进世人的心脏

伸进共和国鸽子翻飞的天空

摘下一行清泪,两滴热血,半米阳光

从这首诗里,我们可以瞥见诗人心中巨大的悲愤。如大山一样沉默,如泥土一样卑微,这亦是清风对自己的嗟叹吧?从地下伸出来的手(其实是根本没有了任何希望的双手,)是绝望的寻捞,亲人们的眸子的确会滑下痛苦的绝望的泪,其实他们早就是绝望地活着。那么世人的心脏呢?诗人没有说,只有世人自己知道吧。

但诗人没有站在绝望里等候世人的回答,且让那些冷漠的心脏如昔跳跃吧,至少精神的救赎得靠自己:

命运,可以欺骗我们一千次一万次,

但我们依然要保有永不泯灭的童心。

命运,可以摧残我们一千次一万次,

但我们依然要扎根在坚硬的岩石。

这是他对命运的反诘,在这里,所有的摧残抵不过诗人轻蔑一笑,我看到的是诗人那种百折不饶的坚韧和对困苦的微讽。这种毫无惧畏的承受虽然让人看了心痛,但也不得不佩服作者面对困境时的勇气和一次次重新再来的信心:

我的枕头里塞满了稻种,

每当夜晚来临沉沉入梦,

就看见如鼓的蛙声中

传来一个稻花香里说丰年的梦!

是啊!伸出的双手或许很难得到世俗的救助,一千次一万次的打击也不能动摇心中的向往,因为不管如何,至少还有梦。一个人,一个群体,不管如何艰难,只要有梦的存在,就会有无限的希望,生活就会灿烂前途就会光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顿,至少此时,清风的眼前是一片光明的,他亦跳出了那种一味悲叹寻找同情的攀篱!用自己的姿态在这赣西的荆棘中欢乐地歌唱和舞蹈。

其实清风亦从这里出走过,也在那南方更南北方更北的都市里去寻找过自己的归属,但此时,回到这赣西偏远小镇的清风,却又有了另一种归属感,当你们把眼睑合上/眼球却在快速转动/你们可是在梦中爬上了寻找家园的火车。回到了家园的清风写下这样的诗句,其实我想他亦在那一刻数度审问自己的归属吧。我不知道清风对于自己归属的定位,我相信世人会为他的位置作一个更好的评判,虽然他自己还只是在寻问:

我的思想是一堆破碎的玻璃,

锋利并且闪光,

搁浅在岁月的沙洲上。

我期待,若干年后,

会刺痛某些人的神经,

或让某些人眼前一亮!

是的,当我读到这一段时总会如芒在背,无可遁逃,这位浪漫主义诗人的很多思想与灵感是那么的敏锐,那种毋庸置疑的自信让我感到自惭形秽。此时,他至少刺痛了我,至少让我的眼前鲜亮起来……

 

 

二○○八年五月三日于楚山      

(楚山:  萍乡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赣西文学》编委。)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02266/63436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