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苦菜花 > 第5期 > 与病魔较量 广东韩书恩

与病魔较量 广东韩书恩

[更新时间]2011-03-07 08:55:24 [字数]11599[作者]刘文忠

与病魔较量

韩书恩

 

一、我当“实习生”

姥爷强调地对我说:

“打铁先得本身硬。作为医生,治病救人,要有扎实的医学功底”。

俗话讲:近朱者易赤,近墨者易黑。

我上幼儿园稍有记忆时,就常见着姥爷给人治病,颇受到一些医疗的影响。今天,姥姥的感冒虽然治好了一些,但是咳嗽一直没有停歇。姥爷喊我这个一年级的小学生过来,有意叫我看着给姥姥做身体检查。我像一个实习的医学生一样,眼睛巴眨巴眨,瞅着姥爷的一举一动,十分专注。

姥爷观察姥姥眼球上的巩膜,自说道:

“无黄染”。

他用手摸摸姥姥脖子的两侧,又说:

“浅在淋巴结不肿大”。

用手指,在姥姥的胸腹上拍几拍、叩几叩;把听诊器挂在双耳孔上,静心地听诊了一小会儿,说道:

“心、肺、腹腔都正常”。

姥爷给姥姥检查以后,便对我说道:

“你姥姥肺上没有出现感染,病仅到咽部;咳嗽,只是感冒的后遗症状”。

接着,姥爷便制定了一套专治姥姥感冒后咳嗽的方案,就更具有针对性了。

然后,姥爷把听诊器从自己脖颈上摘下来,给我戴在耳孔上,叫我按照他的做法,也给姥姥从头到脚,做一些检查。

我对着姥姥的胸脯,也听诊了一小会儿。姥爷便问我道:

“听到什么了?”

我即刻说:

“扑通,扑通,心跳的声音”。

姥爷告诉我说:

“这就是正常的心脏搏动音”。

我又说道:

“还有,呋——呋——的过气声”。

姥爷又说:

“这便是正常的呼吸音调”。

这样,我跟着姥爷,又学得了一点临床诊病知识。

 

“咳,咳!”

我早晨起床来,觉得咽部发痒,也轻微的咳嗽,有点发懒,精神差,不想太多活动。我取来姥爷的听诊器,对着自己的胸部和肚皮,装模作样的自我听诊了一番。姥姥赶忙给我测试体温,结果:37℃,不发烧。姥爷说:

“是着凉了,多喝点白开水,服半包小儿感冒颗粒行了用不着大张旗鼓地去吃很多

姥姥照办了。照着剂量按时按点地,给我服用了这种药物

姥姥责怪我,喋喋不休地埋怨:

“谁叫你昨天晚上睡的迟,又在被窝里呼腾,钻过来钻过去的,很容易着凉,不感冒才怪呢。‘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吧!”

我迷茫地询问姥爷,说道:

“着凉,为什么能感冒啊?”

姥爷沉思了一小会儿,没有马上回答我。然后,他用“两分法”,多角度,不紧不慢地,对我作着这样的解释:

“受冷,皮肤的毛细血管会收缩,使血液的供应量减少,身体抵抗力减弱;防御机能降低,感冒病毒便趁机入侵,结果就生病,发生感冒了呗。兰州这地方,一般九月份以后气温降低,呼吸道粘膜抗病能力下降,感冒病毒的致病力增强,儿童最容易发生感冒。不过,有点小灾小病,过后能获得相应的抗体,可以增强身体的免疫力、抵抗力,又多了一份防病能力。不怕,事情总是一分为二的,孩子!”

我听了姥爷的教诲,觉得很有道理,便认真地点了点头。

饭后,我照样很兴致地上学去。

我手上提着一保温杯白开水,重甸甸的书包,挂在自行车车把上。我坐上自行车的后坐,还是由爸爸骑上带着走,送我去上学。

 

二、我的又一次重感冒

假日剑桥少儿英语,老师说她有事,便把两天的课程合并到星期六一天来上。每次两节课,合并成连时四节。

今天的英语,有二十几个小朋友来参加。英语老师还是边游戏教学,边让学生高声直嗓地喊叫,一连四个小时不停点地呼喊着:

You have one I have one thwo little children see a big man see a big man(你有,我有个小孩看巨人,看巨人)。You have thwo I have thwo four lttle children go to school go to school(你有,我有个小孩去上学,去上学)……”一直连着气儿的高声喊叫,强化训练,把同学们的嗓子都吼哑了。

下课了,在回家的路上,我走着走着,感觉到喉咙眼里像有火往外冒,辣乎乎的烧痛,头也胀痛得厉害,手脚发冷,浑身上下直打寒战,抬不动脚步,困乏极了。真是病来如山倒哇,使我痛苦不堪。

姥爷蹲在地上,躬下身子要背着我走,我坚持不让。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姥爷常常背着我送去,又背着我接回家来。而现在我的体重都五十多斤了,有一袋面粉的重量,比不得小时候身子轻,姥爷驮不动我的。

我只是要求姥爷,对他说道:

“姥爷,你用手推一推我就行了!”

姥爷架着我的双臂,从后面推着我,慢步向前。我走上一阵,觉得腿如灌铅,身上缀石,沉重地挪不动脚步,踉踉跄跄。

我又要求姥爷,说道:

“姥爷,坐在石头上歇一会儿吧!”

姥爷依从。

就这样,姥爷架着我,走走歇歇,歇歇走走,从学校回家。我每迈出一步,都是从未有过的跋涉艰难。可是,一想起来妈妈在三岁的时候,就跟随着姥爷远走敦煌下乡落户,在农村艰苦的生活,就靠着两条腿走路,时常穿行跋涉在戈壁大漠上,忍寒冒暑,爬越沙山,还喜乐不尽,我浑身就增长了许多的勇气和力量。每想到这些,我便坚强一些。于是我努力立起身来,在姥爷的搀扶下,一直登到七层楼上的家中。

姥爷把我安置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察看我的咽喉。

我张大嘴巴:“啊,啊!”

姥爷神色凝重;但是,很沉静对我说道:

“咽喉红红,扁桃腺有点肿大”。

姥爷再测试一下我的腋窝体温,又说:

37.8℃,算是低烧”。

可是,我的手脚仍然冰凉。

姥爷叫我平躺在床上,一双臂膊紧贴在身子的两侧,两腿伸直。姥爷从我头顶正中的“百会”穴位开始,用双手拇指并滑到眉宇之间,沿着“太阳”穴位和身子两侧的“经络”走线,双耳、脖颈、肩背、胸腰、臀腿,直到手足,从上到下有顺序地推拿、按摩、抖肢。连续按摩三遍,一丝不苟。然后,用双手握住我的双脚,放在他的胸膛上,认真地焐了起来。姥爷的脸色沉闷,一言不发。

爸爸走过来,询问我道:

“又怎么了,儿子?”

我只是觉得头痛,发呕,想吐却又吐不出来,心里难受,浑身酸疼,不知道对爸爸说什么为好,便懒得言语。

姥爷代替我回答爸爸,只听他说道:

“看来,孩子是感冒了。发烧、头疼、身上酸痛与疲乏无力,像流行性感冒的症状。‘流感’,就是人们说的那种重感冒!”

爸爸听了,随口应道:

“哎,啥重感冒哇!是上火了吧?课堂上喊叫四个小时,嗓子就干痛呗!”

姥爷把我的脚焐热了一点,抬起头来,慢慢地,又对爸爸又说:

“紧张,疲劳,受凉,都可以降低免疫力、抵抗力,这只不过是感冒的诱发因素。直接原因,还是流行性感冒病毒的侵犯……

姥爷的话还没有说完,爸爸便自有主张,说道:

“我去买胖大海、白菊花,泡茶,喝几回就好了。我小时候嗓子哑了,就是这样治疗的,很快就好了!”

爸爸的话音未落,便自走出家门,上大街药店里,给我购买这些药物去了。

姥姥熬了小米稀粥,并中成药治疗感冒的颗粒冲剂,给我一齐喝上。再捂上两床厚被,出了一身热汗。

诊断准确,治疗及时又得当,感冒才好转。我觉得:身上轻快了许多。

 

三、治感冒和坚持做作业

姥爷只要诊断为“感冒”,除非合并有细菌感染,绝对不让使用任何抗菌素类药物给我治疗。他嘱咐我们说道:

“一般感冒,多指的是普通伤风,百分之八十是由病毒复制、传播所致。当机体的免疫力减弱时,那些在自身鼻腔、咽腔寄居的,或外来侵入的病毒,便趁机活跃起来,感染上呼吸道,例如鼻、咽、喉及大气管造成。抗菌素之类的药物,对感冒病毒不起作用,对许多病毒感染都无效,用了不但白用,反而火上浇油,促进病毒的活跃与复制。因为:抗菌素可以杀灭有益的细菌,不利于和机体协力,与病毒拮抗,反而使病毒猖獗,越加疯狂;抗菌素的毒、副作用很多,对身体也有损害。使用不好,得不偿失。这便是通常说的:种瓜得瓜,种豆未必就能得豆”。

姥姥的冰糖冬果梨水,加上爸爸的胖大海菊花冰糖茶,还有舅舅的鸽子汤,姥爷的21金维他,长、短互补,都起到了调养和治疗作用,使我的感冒减轻,能够坚持到校,不缺课。而且,语文就要期中考试了,得认真复习,丝毫不能松懈。所以,注意防护,保持身体健康甚为关键,使学习不受到影响。

今天,我还是觉得浑身乏累,姥爷照常让我上床休息,再次按摩,焐脚。测试体温:37.4℃,有所下降。姥爷说:

“病了,再有效的医治,一天也痊愈不了。记得那句老话吧:病来如山倒,病去似抽丝。即一般地说:病来得较快,却去得缓慢”。

然而,爸爸却坚持说:

“咽喉痛,就是上火了,才会发烧。含喉片,就能把火压下去!”

于是,我嘴里硬是给塞进来,爸爸从大街药店里买来的一粒中药——银黄喉片。我不高兴含这种喉片,药味很浓,麻辣辣、苦涩涩的。

反驳爸爸,直对说道:

“你又不是医生,咋懂!”

我看看姥爷,未作反对,也只好作罢,喉片未吐出口来,含化它算了。

 

姥爷对小学生的学习和作业负担过重,影响孩子的玩耍和睡眠,很感到忧虑。姥爷编成打油诗,唱着说道:

减负再减负,去细又添粗。

作业重复多,做到二更五。

课外学习班,过多参考书。

背上压只熊,书包赛老虎。

是的,课程越来越重,作业越来越多,夜越熬越深。我在床上躺了一小会儿,精神好了一点,便对姥爷说道:

“不行,我得起来做作业”。

姥爷不让我马上做作业。他对我说道:

“先休息,待会儿吃完晚饭,再做作业”。

我生病食欲很差,看见吃的,就觉得胃里饱满。我勉强咽下一小块馒头,喝了半碗白粥。晚饭后,我迫不及待地跑到隔壁房子里,伏桌而坐。插上台灯,打开书包,挥动着铅笔,先数学后语文地写着作业。

我的铅笔和作业本不停顿地摩擦着,呼吸声音有点粗糙。累了,不时甩甩手指,用最快速度写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东倒西歪。

姥爷看见了,带着忧虑,无限心疼,深情满怀地对我说道:

“病成这个样子,作业做不完不做了。乖,快上床睡觉吧,保存一点精力,明天好按时到校上课”。

姥爷硬是中止了我做作业,把我抱上床去,替我盖好被子,催促快些睡着,以确保不耽搁明天星期一早晨上学。

可是,我想起姥爷曾经对我说过: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眼看已经接近明日,但是,永远到达不了明日。因为明日,又变成了今日”。

于是,我无奈地,自言自语说道:

“哎呀!今天的作业还没有做完呢!”

因为消耗了体力,又加头昏脑胀,我连说话的声音都显得微弱,像蚊子哼哼,低得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我总是牵挂着明天交不出完整的作业,会挨老师的批评,不情愿地躺在被窝里,还是想着那剩下来的少部分作业。看吧,这次作业没有按时做完就睡觉,恐怕不容易入眠。即便睡着了,夜里也非做恶梦不可。

人在很多的时候,平庸和精彩之间,只隔着一步的距离。坚持就能创造精彩,放弃却只会墨守平庸。这次,我的“坚持”失败了。

我像腾云驾雾一般,在漫空中飞飞停停,停停飞飞,觉得身子很是沉重,老飞不高,也飞不快当。

突然,姥爷姥姥出现在我的面前,同时问我道:

“小虎子,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呀?”

我揉揉似睡不睡、半睁半醒的惺忪眼睛,拍拍脊背上压着的重甸甸书包,漫不经心地回答姥爷姥姥,说道:

“姥爷,姥姥,我已经长大了,是自己飞到学校里,去上课的呀!”

姥爷姥姥却不见了,面前换上了爸爸和妈妈的身影。

爸爸妈妈随问我道:

“儿子,作业全部写完了妈?”

我便从书包中掏出作业本,展开来,怯生生地给爸爸妈妈观看。当揭到今天的作业那一页面时,奇怪,怎么会是“漫天飞雪”,全为“空白”呀!我刹紧脸,紧张地抬起头来,忙瞧看爸爸妈妈的脸色。

但是,爸爸妈妈的身影也消失了。

面前,又换成了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的面孔。

语文老师满面和蔼,安慰我,说道:

“你病了,治好病最为重要。待恢复健康以后,再把今天的作业,全补作上就是了。别着急,啊!”

数学老师则是一脸的萧杀,怒气冲冲,伸手夺过我的作业本,“嚓嚓嚓”,撕成粉碎,顺手一抛,扭头就走。

我眼泪巴巴,看着我心爱的作业本,成了满天纸片,随风乱飞,飘飘扬扬,纷纷地坠落在地上。

我很伤心,却又不敢作声,嘴巴一憋一憋,无声地哭泣着,吓出一身冷汗来。

我胆战心惊,处在恐惧之中。

这时,只见天空乌云密布,风声阵阵,呼雷打闪,暴雨“哗哗”倾盆,盖顶淋浇。一阵暴风骤雨压来,我躲避不及,震惊醒来,原来是在做梦。

我睁开惺忪的眼睛,迷迷糊糊地瞅瞅,看见姥爷披衣坐在我的身旁,低垂着头也睡着了,出气很粗,呼噜打得山响。

姥爷像是在半夜里推磨,静山谷中拉锯伐树。

姥姥偎依在我的身边,和衣而卧,正在用手抚摸着我的脊背。

只听姥姥悄声自语地说道:

“咦!这孩子出透汗了!”

姥爷接口便说:

“是吗?这就好了,肯定是发烧也退净了”。

奇怪,姥爷正在打着呼噜。他在睡梦中,还能跟人清楚地对话。

不一会儿,我又放松地睡着了,做了许多的美梦。

在睡梦里,我甜甜地笑着。

我一觉醒来,仍然看到姥爷低垂着头,形不自顾,还坐在我的床边,继续着他的鼾声,酣睡未醒。

姥爷的鼾声如雷,一连串儿,“闷雷”从鼻咽腔中往外抛出,在平地上,不住地滚动。

 

四、姥姥又受凉了

今天天气凉,早晨起床迟了一些,姥姥担心我上学迟到,很是着急,紧着催促我吃饭、上厕所。姥姥话说得多了一些,吃了冷气,上腹一阵阵紧缩,觉得胃里隐隐疼痛,连着气儿地打饱嗝,寒战,甚觉乏力。

姥姥性子急,这是惯常犯的毛病,每遇生气、紧张、受凉,就容易发作,浑身不舒服,精神也不振作。

今天,送、接我上下学的任务,全由姥爷负责。

中午放学回到家里,我看到姥姥还在床上侧身躺着,便取过来姥爷的听诊器,对着姥姥的胸脯听诊,又叫来姥爷也一起听听。

姥爷对我说道:

“姥姥的心肺没有事,是受凉了,着了一些风寒”。

听到姥爷作出这样的诊断,我点了点头,就清楚明白了。即刻,我踢掉脚上及拉的棉拖鞋,跳上床去,用两只手给姥姥揉耳抓肩,学着姥爷用手法给我治疗感冒时的那种模样,在穴位和经络的走线上给姥姥推拿、按摩、揉搓、抖肢,舒筋活络,来缓解姥姥肌肉、关节的酸困不适。然后,我又拽着姥姥坐起身来,一手放在她的胸前,一手扶背,由上至下的摩挲着顺气,打开“穴道”,排除“邪气”。

姥爷又对我说道:

“得服点钙片和维生素C,用简单的药物,给你姥姥对症治疗感冒”。

姥爷的话就是医嘱,我听了又点点头,急忙跳下床来,搬上一只凳子,去够冰箱顶上的那两样药品。我知道,那上面有姥爷说的钙片与维生素C。按照姥爷吩咐的剂量,我从铝板上抠出几粒药片,送到姥姥的口中。

我又忙去厨房,拿碗倒上白开水,用双手捧着,一步一踀,目不别视,小心翼翼,生怕碗中的水摇溅出来,送不到姥姥的床边就抛洒完了。姥爷赶忙来接我手中的碗,我不让。我盯着碗里的水,头也不转地对姥爷说道:

“我能行,在幼儿园里吃饭,端水、端饭,平常事,我会的!”

我端着水,好容易来到姥姥的床前,水已经半凉了,我便喂水服药。姥姥药片含在嘴里,尚未咽下喉去,眼睛却先湿润了。姥姥慢慢地撩起来她衣襟的下袂,悄悄地在潮湿的眼角上沾了一下,抹去她眼睛里涌出的激动泪花。

姥爷摸摸我的脊背,说也是汗水津津的。

姥姥饮水,把药片冲下喉去,非常平静,心情很好,只是觉得自己的背划上痒戳戳的。我双腿跪在姥姥的背后,给姥姥在脊背上抓痒痒。一边抓着,一边还和姥姥同声念叨起传统的小曲儿来,声音颤颤悠悠地唱着说:

一……抓……金儿……

二……抓……银儿……

三抓是个聚宝盆儿……

姥姥愁眉痛苦的脸,终于舒展开了,不停地哼哼出声来,嘴里还不住地说着:

“‘舍予,大四叉’,真‘舒爽’啊!”

我不知道“舍予,大四叉”是什么意思,一问,噢,明白了:原来“舍予”相合即为“舒”;“大字的两边共打上四个叉,便是一个”爽“字啊!

姥姥有意无意地教诲我,“嗬嗬”地笑出声来。

我想起姥爷曾经告诉过我的,他行医的那一首格言:

“面对生命的垂危和脆弱,救人于病痛危急之中,尽心竭力。不管生命有多么伟大,或多么渺小与卑微,都是宝贵的,一样的以微笑相对待,精心医治,给人以尊严、温暖和希望,从而接受人的由衷感佩”。

这句医家的格言,我记下了,深刻地埋在心中,现在就应用在姥姥这里。

姥姥,我能抚平你脸上的皱纹与身上的病痛、唤回来舒心和爽快吗?

能的,我一定能的!

 

五、我不喝爸爸买的药

又是一个节日,从今天开始,连续星期六、星期日,共放三天假。

爸爸一来到姥姥家,因为屋子里有暖气,可能是感觉到热燥了,就打开门窗通风。爸爸又更换上线衣线裤,大大咧咧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趴在床上睡觉,也不盖好被子,不时的自言自语,连声地喊叫着:

“热,热!闷,闷!”

过一会儿,爸爸便鼻涕兮兮,嗽声咳喀,去卫生间里擤鼻涕;“噗噗”,朝字纸篓里吐痰。姥姥发现了,便警惕地探问他,说道:

“你感冒了?”

爸爸张口,随即回答:

“没有哇。有点鼻炎、咽炎办公室里有人抽烟,熏得了!”

爸爸说完,却给姥姥要“感冒清”吃。然后,爸爸找来姥爷做手术时用的一次性蓝色棉花纸口罩,小心翼翼地捂在自己的鼻子和嘴巴上遮严点,再遮严一点。仍然穿线衣线裤,谨慎地走过来,坐在我的身子旁边,聚精会神地监看着我做作业,并不时地为我作一些辅导。爸爸憋不住,还是高一声、低一声,给我讲解数学原理、定律和公式,认识学好数学的重要性;还教我认识钟表,学看时间。

爸爸连续不断说话,由于嘴动,口罩被拨拉下来,滑脱在下巴上兜着,鼻孔和嘴巴都裸露在外面。

我面对面的呼吸着爸爸喘出来的粗气。时间一长,我也开始喀痰,嗓子眼里感觉咝咝拉拉的不甚清爽,不时的“喝喝”着。

爸爸便去姥爷的小药柜里翻来找去,想挑一种治疗咳嗽的药物给我吃。他把小药瓶一个个拿起来,观察思考了一会儿,摇摇头,又自言自语地说道:

“不对,得治疗感冒!”

于是,爸爸穿上棉衣服,自到大街上药店里,给我购买医治感冒的药物去了。

不一会儿,爸爸转回家来,手里拿着一盒“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喜滋滋地递给姥姥,并很内行地指点给姥姥,下医嘱似地对她说道:

“这种药适合虎子现在吃,说是速效的,快给他服上吧!”

姥姥戴上她的树脂老花眼镜,认真端详了一会儿药盒上的说明,轻微地摇摇头,不无疑惑,对着爸爸直言道:

“给孩子吃药的事,还是问一声你爸吧!”

爸爸很自信,对姥姥说道:

“用不着问,凭虎子的症状,我一看就知道是感冒了,这是常规治疗“感冒”用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姥姥反对,直拿着爸爸买来的药品给姥爷过目。姥爷看了爸爸买来的那种药品和说明书,把爸爸喊到跟前,对他说道:

“这种氨酚黄那敏颗粒,是小儿感冒发烧退烧用药。不良反应有:粒细胞缺乏症、过敏性皮炎、皮疹、肝肾损害、思睡……这不,说明书就是事先告知呀。你要用,得给孩子测量个体温,如果不发烧,给子冒险服用这种药物,也不仔细看看说明书,不了解药理,带有几分盲目性呀?

爸爸语塞,无言以对。

听到姥爷的交代,我从作业本上抬起头来,高声喊道:

“我不喝爸爸买来的那种药!”

爸爸瞪大眼睛直瞅着我,一脸的不可理解,但也无可奈何。

 

六、不能依赖药物

星期六早晨,我和爸爸还睡得迷迷糊糊,姥姥就起床来,着手给我们做早餐了。因为今天上午有剑桥英语课,姥姥怕我上学迟到。早饭做好以后,冷着姥姥来到我的床前,亲昵地注视着我,轻轻把我唤醒,叫我起床,生怕惊着或凉着。

大清早,天色灰蒙蒙的。看远山,雾霾重重,一片迷迷茫茫。观近舍,黄土飞扬,沐浴在沙尘暴中。

房屋里光线黯淡,得打开电灯照亮。

我刚起来床,惧怕光线,照得眼睛难睁,皱眉闭眼,不敢走路。我“哼咛”着,叫姥姥把厕所里的电灯关上,再搀扶着我的双臂,推着向前方移动,方摸索着,前去卫生间里拉屎、撒尿。我迷迷糊糊的,声音也有些娇声嗲气。姥姥伸手,摸摸我的眉头和手心,低声说了一个“热”字。

姥爷听见这个“热”字,便叫给我测量一下体温,结果:37.2℃,低烧。无奈何,姥爷便吩咐姥姥,慎重地对她说道:

“那,就把他爸买的‘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冲服上半包吧!”

爸爸刚从床上起来,听到要给我服用他买来的那种药品,一边扣着衣服上的纽扣,一边嘻嘻地笑着走过来,得意洋洋的,自我赞赏:

“看,我说的不错吧,有预见性!”

爸爸说着,又去取“小白(双酚伪麻黄糖浆)”欲给我喝。姥爷又制止了,不让一下子给我服用那么多的药物。

姥姥帮我洗嗽完备,急忙去炖冰糖冬果梨水给我喝。

早点,我吃了一个面包,喝了半碗粥,又饮了冰糖冬果梨水,用食疗医治感冒,同时预防可能会发生的咳嗽。

姥爷语重心长地教导我们说道:

“疾病得依靠预防:锻炼,营养,增强抵抗力。锻炼身体,就是不用药物来换取健康的最好办法,可以获得精神爽快,心中充实,恬适愉悦的健康效果。除了计划免疫以外,而不是依赖药物。世界上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救命草’和‘灵丹妙药’。 是药三分毒,得不用药则不用药。这个道理千万要铭记在心里,时常需要清楚、明白才是”。

呵护和疼爱也是能弥补一些身上伤痛的,尤其是对心理上的伤痛。精神安抚,可以使你内分泌协调,舒展心中的困惑。

新的一年开始了,我吃饱喝足,保持着愉快的精神,背起书包又走出家门,继续上假日剑桥英语课去。

 

七、姥爷打嗝

滩羊、羯羊,产自甘肃省高寒地区的天祝、民勤、景泰不仅皮毛优美,是制革的好材料;更是烹饪手抓羊肉、煳羊肉、涮羊肉的上等材料没有星点膻味,吃起来醇香、爽口,肥而不腻。

我患感冒咳嗽以后,食欲不振,姥姥便给我做这种去皮肥羊肉吃,增强营养。我咀嚼不烂,吞咽不下,就把剩余的肥羊肉,转让给姥爷吃了。

岂料,使姥爷也传染上了轻微的感冒。

当时,姥爷还开着玩笑,呵哄我来着:

“多么好的饭菜呀,孝心的孙子舍不得一下子吃完,记挂着留给姥爷吃。那好吧,就叫姥爷好好的补养补养身子,只不过再胖一点也就是了”。

谁知道:事与愿违,弄了一个得不赏失,使姥爷也感染上了风寒。

咳嗽、喀痰么,这对姥爷来说,也无所谓。可是,深吸气一刺激,姥爷得了一个“打嗝”的毛病。这种打嗝,可不是酒足饭饱以后,“嗝”地一下,把胃气连同一点美食,反刍似的,排出在口腔中,香味外逸,咂咂嘴巴,回味无穷。然而,这种打嗝,是隔肌连续不断的痉挛,激烈地连续迫击着胃体,使食物不能往下行走,时间一长,把胃粘膜挤弄得硬是渗出血来。胃里像装着一团带蒺藜的刺草,扎挖得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来回不停点地被动紧急抽吸迫击着,“嗝嗝!”打得咽喉红肿,像有一团火在向外喷烧。大便成了干血黑色,又不敢进一点饮食。治疗吧,这是一种异常隔神经兴奋,引发起来的反射反应,属于神经官能症,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抑制得住的。安定、脑白金、维生素B族、蜂蜜混姜末,都服用过了,正方偏方,土法洋法,中西医并举治疗,都没有效果。

姥爷果真急了,用压舌板扳住舌根和咽喉,刺激呕吐,采取反逆法来作对抗。结果,呕吐出来一些胃液血块,偶然凑效,打嗝的声音暂停是,稍一遇到刺激,例如吸气凉,咳嗽一下,擤个鼻涕,“嗝嗝嗝嗝”,烦人的声音连续又起,再无个停顿,翻肠搅肚难挨,裂肺揪心痛苦。

姥爷查看书了,书上讲得更加玄乎:有连续不断地打嗝,一年时间都止不住的。有的是因为颅内长了瘤子,姑息性治疗,也得开胸,挫捻或切断隔神经。

姥爷一生从事外科,是专家级的医生,虽然退休,身体还够强壮,留用在班上。而且,后天还有两台手术等着去做!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啊!

真是:疾病叫劲着医生,小鬼儿纠缠于钟馗。十五的月亮也宛如一张愁眉不展的少女脸盘,依样的无奈。

 

我眼睁睁地看着姥爷生病受罪,连续五天五夜了,打嗝的声响紧一阵慢一阵的,还没有要终止的意思,竞然毫无能力和办法对付,好不难煞人啊!

姥爷就这么个突发的连续打嗝毛病,一切治疗无效,全家人都跟着干着急。

我思索,想起来姥爷曾经对家里的人说过,在他退休之前,还值夜班着,一个晚上能上四台外伤开胸大手术,来救治急诊病人。到了第二天早晨点钟,交接班的时候,都不曾合眼睡上一会儿觉,疲累得难以抬腿迈步。当下班回到家中,只要我跑到他的跟前,炸开两只小手喊一声爷,抱抱!”他便精神大振,浑身的疲劳都可以解除净尽,愉悦轻松,陶醉于一片天伦之乐中。尚未进得任何饮食,还饥饿着疲惫不堪的姥爷,竟能把我抱起身来,再举过头顶。姥姥责怪我尽缠人,是个皮皮猴姥爷也不理不睬不顾,直到我“咯咯咯”笑足够,才肯放下地来。想到这儿,我便多次凑到姥爷跟前,用最甜的声音,安慰他说道:

“姥爷,喝点开水吧,打嗝就会好的!”

“姥爷,用热水袋暖暖肚子吧!”

“姥爷,我给你按摩按摩身上,按照你教的经络穴位按摩呀!”

这就是姥爷所说的“孙子疗法”,我把所有的招数都使用尽了,可是对姥爷这个打嗝的顽固小疾,竟然也无济于事。

 

姥爷自己,除了不停点的“嗝嗝”声,就是一直沉默不语。他尽管低着头,深思问题,想绝招。忽然,姥爷眼睛一亮,来了精神,心中妙计顿生:以盲动对盲动,以愣怔对愣怔,试一试看吧。

随之,姥爷忙吩咐我,说道:

“嗝!虎子,嗝!拿卫生纸巾来,嗝!捻成四条纸捻,啊?嗝嗝!”

我立即把纸捻全捻好了。纸捻有五寸多长,一头尖尖,一头粗些。姥爷看看,说纸捻捻得还算合格。

姥爷又吩咐姥姥,对她说道:

“老伴,嗝!把我那陈年老窖滨河粮液,倒上一大杯来,嗝嗝!”

奇怪,姥爷平时很少饮酒的呀。

和姥姥按照姥爷的吩咐,一切都准备停当了。

姥爷把我叫到他的跟前,命令我,说道:

“小小,过来,用一只纸捻的细头,捅姥爷的一边鼻孔,并且要捻转,啊!嗝!嗝嗝!嗝嗝嗝!”

我立即照着老爷的吩咐做,把纸捻插入姥爷的一侧鼻孔,只把纸捻拨转了几下姥爷便深吸一口长气,把头向后连连仰起,像角弓反张似的而且两眼紧闭,憋足了劲儿,耸耸鼻子突然,就像黄河决堤、井喷一样,不可遏制地“阿嚏!”一声脆响如同从鼻孔里撩出来一个炸雷,震得我两只耳朵生痛,吓得“硌颤”一跳。

我急忙去捂嗡嗡作响的双耳,已经措手不及。

立即,姥爷又命令我,说道:

“小小,换一个新纸捻,再来一次,捅我的这边鼻孔!”

我把身子撤得远远的,不敢近跟前再做了。

姥爷不悦,讽刺我,说道:

“叶公好龙!”

姥爷便对着镜子自己动手。

姥爷又把纸捻入鼻,拨捻了几下,浑身再打一个“硌颤”,又是一声“阿嚏!”再放出来一个“炸山炮!”

随即,姥爷命令姥姥,说道:

“老伴,快,拿酒来!”

姥姥急忙递过酒杯,“咕咚!”姥爷把一大口烈酒吞下肚去:“哈——”姥爷长长地出来一口热气,这才放松下来,振奋不已

随着炸雷一般震耳发聩的两声喷嚏脆响,仿佛天在摇晃,地在震颤,人要倾倒,就像发生了一场天崩地裂的八级地震一样,使得地动山摇。

顷刻之间,眼前一片寂静,细钢针跌落在木板地上,也能听到有一点儿响声。

可是,姥爷“嗝嗝”的声音,一下子没有了。

再听,静静地看着电子钟表上的指针,在“嚓嚓嚓”地走动。

时间继续流失,再等待一会儿看。

姥爷走一走,扭一扭,那烦人的“嗝嗝”声不再缠身,似乎走得很远了,被姥爷的“鼻炮仗”吓跑了,驱赶得不敢近前,没有了踪影。

奇怪,这是一种什么治疗方法呀?教科书上没有提到,姥爷的医学著作从来也没有写及过的。这么看来,谁还能说病不自医啊!

这时,姥爷挺起了精神,把这种医治方法,宣称为

“依强欺弱,用超强性兴奋信号,驱赶顽固兴奋病灶就像用响炮轰赶鸟群一样,逼迫它退出山林,不得在此兴妖作祟!”

治“嗝”的胜利,使姥爷终于长抒出一口闷气。老来换小,姥爷精神大振,得意洋洋,高兴得几乎疯癫。

姥爷完全忘记了失败,总是从成功者角度总结经验,兴奋地对我说道:

“小小,其实,治病也和打仗一样,军事书上早有说头:‘短兵相接,狭路相逢,终归是:骄兵必败,勇者胜!’”

得,黄瓜打锣,要的就是这一锤买卖,那便是:

“三军过后尽开颜!”

看来,姥爷也是攉出去了:

“成败在此一举!”

实际上,这也是一种精神神经诱导方法,治疗神经官能症的一项绝招啊情急智生,用在这里,应该归为姥爷的一项发明创造。

不过,姥爷是一个专家级的医生,诊断自能明确加上身体基础也够强壮。与病魔较量,怎样治疗,在姥爷自己心中,肯定是有底谱的。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154796/98097654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